来自 国际 2018-10-12 02:30 的文章

不知火舞被轮漫画集怼遍全球的美国驻联合国代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9日突然宣布辞职,引起美国乃至全球媒体的猜测。她在任期间作风强硬,甚至公然警告所有国家,在“谴责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提案”中,美国将“记下每一个投赞成票的国家”。不过她也算继承了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的一贯作风,那就是“联合国得美国说了算”,哪怕需要为此“怼天怼地怼全球”。

首任代表因不够强硬离职

1946年1月17日,美国向联合国派驻首任代表,刚卸任国务卿不久的小爱德华·斯退丁纽斯就任此职,这足以说明美国的重视。但他只干了4个多月就宣告辞职,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斯退丁纽斯于1939年在罗斯福总统的邀请下进入政界任职,被华盛顿政治圈公认为是“罗斯福的人”。1944年12月1日,罗斯福任命44岁的斯退丁纽斯为国务卿。他当上国务卿后积极执行罗斯福定下的外交政策,陪同罗斯福参加雅尔塔会议,探讨太平洋战争和东欧未来政治地位等问题。他认为,有必要组建一个战后国际组织,用于维护全球和平。然而罗斯福的突然去世打乱了原先的计划。继任的美国总统杜鲁门早就对斯退丁纽斯不满,他认为斯退丁纽斯作为罗斯福的主要外交顾问,在雅尔塔会议期间“对共产主义过于软弱”,而且对莫斯科方面让步太多。

不过斯退丁纽斯的政治地位毕竟还在,杜鲁门派他率美国代表团参加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从1945年4月25日到6月26日,50个盟国代表团商讨组建联合国,最后一致通过了《联合国宪章》。斯退丁纽斯赞同“联合国秘书长不应该交给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国民”,并建议应由中小国家的国民出任此职。这样的政治主张自然让正与苏联积极争夺国际话语权的杜鲁门极为不满。就在《联合国宪章》签署第二天,杜鲁门就解除了他的国务卿职务,直至1946年1月17日,杜鲁门才任命他为驻联合国代表。

当时美国很多时事评论员认为,斯退丁纽斯只是个“过渡代表”,杜鲁门根本就不信任他,他实施的对苏和解政策同政府的外交政策背道而驰。在驻联合国代表任期内,杜鲁门把他当成局外人,只想拿他当摆设。他多次建议杜鲁门利用联合国论坛缓和日益恶化的美苏紧张局势,但杜鲁门不予理睬。1946年6月3日,斯退丁纽斯一气之下向杜鲁门递交辞呈,杜鲁门趁机提名沃伦·奥斯汀为新任驻联合国代表。

古巴导弹危机,他对苏联人大声咆哮

联合国成立后的数十年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借助这个国际舞台较力,派驻联合国代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个位置上,阿德莱·史蒂文森凭借在古巴导弹危机中的强硬立场和灵活的外交手腕而闻名于世。

史蒂文森曾两次代表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被誉为当时仅次于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辩论天才。1961年初,他被任命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但上任后不久,史蒂文森就在猪湾事件中遭受“外交生涯中的最大耻辱”。当时美国肯尼迪政府出于各种目的,整个入侵行动的策划过程一直对他保密。可以想象,当史蒂文森在联合国演说中称“古巴叛军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任何帮助”时,被事实啪啪打脸的尴尬处境。史蒂文森一度考虑辞职,但最终被肯尼迪说服留任。

然而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猪湾事件刺激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导弹,引发惊险的古巴导弹危机,却成就了史蒂文森外交生涯的巅峰时刻。在1962年10月25日古巴导弹危机最为白热化的时候,史蒂文森在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代表美国发言。他强有力地质问苏联驻联合国代表瓦列里安·佐林,苏联是否正在古巴部署核导弹。佐林看起来并不愿意正面回答,于是史蒂文森大声咆哮道:“我只要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佐林先生,你承不承认苏联正在古巴部署中程导弹和基地?不要等待翻译,回答是或者不是!”佐林依然试图回避说:“我不是在美国法院,因此不需要回答以控方律师口吻向我提出的问题……你将在适当时候得到你的答案。”史蒂文森愤怒地说道:“我准备等待我的答案,直至地狱结冰。”随后,他当场展示了美国U-2侦察机拍摄的照片,证明古巴存在核导弹(如图)。史蒂文森的强硬表态和精心准备的证据让苏联在联合国极为狼狈。

然而强硬只是史蒂文森外交手腕的一方面。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会议上,他大胆提出同苏联进行利益交换:如果苏联从古巴撤走导弹,美国就从土耳其撤走瞄准苏联的核导弹。虽然这个建议遭到美国鹰派人士的强烈反对,但肯尼迪表示赞同,他评论道:“你不得不佩服阿德莱(指史蒂文森),即使每个人都在扑向他,他也坚持自己的立场。”史蒂文森说:“我知道,因为我今天所说的话,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是个懦夫,但当我们谈论核战争时,也许我们这个房间里需要一个懦夫。”最终,肯尼迪政府在古巴导弹危机结束约半年后,从意大利和土耳其撤走了核导弹。然而,美苏之间的这份秘密协定保密多年,史蒂文森为缓解古巴导弹危机所做出的贡献长期不为外界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