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8-10-11 03:23 的文章

王远程民宿行业标准有望年内出台居民楼内开民宿或将违规

原标题:民宿行业标准有望年内出台 居民楼内开民宿或将违规

  原标题:民宿行业标准有望年内出台

  为了能融入当地人的生活,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入住城市民宿。对游客来说,民宿带来不同于酒店的新鲜体验,但一些开进小区居民楼内的民宿却因扰民让邻居反感。

  今年以来,顶着共享光环遍地开花的城市民宿在多地受到质疑甚至抵制。开在居民楼、写字楼和城区公寓的民宿是否合规?运营规范和安全性谁来约束?游走“灰色地带”多年后,民宿业来到了行业大变革的重要关口。

  乱象

  城市民宿钻进居民楼

  “咱们家楼上竟然开起了酒店式民宿,这不合适吧!”“非小区人员进进出出太扰民了,必须找物业反映下!”近日,在罗马嘉园业主微信群内,一家名为“小糖果酒店式自助公寓”的酒店引来了业主们的声讨。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朝阳大悦城商圈旁的罗马嘉园。这是一个封闭式管理的住宅小区,门口设有门禁系统。

  小糖果酒店位于107号院46座的2206号房,但门口并未挂有招牌,和普通住房无异。拨打客服电话,对方表示“我们没有设置前台,看不了房,只有在美团网上提交订单了,才能得知开门密码并入住”。

  “小区这样的民宿有好几家,天天看到拉着行李箱的新面孔,邻居天天换,有人甚至还强行拉拽门禁电锁,现在住得没有一点安全感。”一名业主无奈地说。

  记者以住户身份和一名物业工作人员攀谈,对方表示“我们已经收到过业主对小糖果酒店的投诉,并与楼管进行沟通协调,但我们没有执法权,事情严重的话业主只能报警处理。”一名物业安全部人士透露:“罗马嘉园东西区一共有十多套民宿,生意都特别火,数小糖果酒店他们家的投诉多。”

  被民宿困扰的小区可不少。记者查询到,都市馨园、青年汇佳园、珠江绿洲、大望路SOHO现代城、金台里24号楼等住宅小区内均有民宿在经营。

  尴尬

  房源不合法房客房东被拘

  “我现在在派出所!”不久前,“二房东”冯帆(化名)收到了房客的信息,她赶忙赶去安定门派出所把房客“换”了出来,自己被拘留了30个小时。她在Airbnb(爱彼迎)平台负责经营北下洼子胡同8号院的一间房,她所在的民宿短租创业公司拥有15套房源三年的使用权,但并没有合法的经营者身份。

  她说,警方称拘留的原因为“非法经营”,因为“平台没有连入公安核查身份信息系统,‘二房东’无权对外出租,邻居的安全无法保证”。

  冯帆的经历并非个案,据公开报道,民宿短租被罚的公开案件地区涉及上海、杭州、浙江、福州和北京,惩处力度从罚款到拘留15天不等。

  好端端的民宿,开在居民楼内怎么就“非法经营”了呢?

  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1年本市支持产业优化升级的相关文件发布后,住宅用途的房屋是不能作为经营场所办理登记注册的。“即使是在文件发布前,若要把住宅用途的房屋变为经营场所,也需要提供所在地居委会或业主委员会同意更改的证明后方可办理登记。”

  工商部门同时强调,在2014年“先照后证”改革之前,“住宿”是前置许可的经营范围,也就是说,需要先取得环保、卫生、公安、消防等部门的前置审批后,才能办理“住宿”经营范围的登记,要求十分严格。因此,一些由住宅改造、自用变为商用的民宿并不具备商业经营的资质。对于小糖果酒店涉嫌无照经营的问题,工商部门表示已展开调查。

  呼声

  建立标准摆脱尴尬身份

  一边是城市民宿长期无证经营,在灰色地带“裸奔”已久;另一边却是民宿行业的高速发展。

  《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去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融资约5.4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都已进入民宿领域。

  在民宿增长最为迅猛的川渝地区,大量城市民宿与短租房经营活动,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众多中高端小区业主的日常生活。近期,当地居民上演了一场沸沸扬扬的“反城市民宿浪潮”,成都当地派出所取缔了7家住宅楼内民宿。在多数旅游热门城市,房屋所有者擅自“住改商”经营城市民宿,以及大量民宿租赁公司与二房东涌入市场,正让城市民宿变味儿,“共享”的色彩逐渐黯淡。

  目前,国内民宿经营并没有统一的法律法规约束,各地执行尺度也不一样。记者从Airbnb、榛果民宿、小猪民宿等平台了解到,各地的民宿业标准都在酝酿之中,民宿平台也纷纷出台民宿分级标准,还竞相和公安部门合作,在实名认证的基础上试点推出身份证房卡、刷脸入住等,以达到“入住酒店化”的安全要求。

  多家平台负责人呼吁,只有民宿标准的建立才能解决城市民宿的尴尬身份。

  今年6月,日本实施《住宅宿泊事业法》,要求所有短租平台取消未备案房源的尚未入住预订,这也为国内规范民宿市场提供了参考样本。